乔瑾宸
一个破写作文的。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欢迎私信找我玩
想听剧透也可以呀
爱您♡

【围城】#方赵方#【海风】

1.方鸿渐与赵辛楣
2.走主线剧情,此时是方赵及李顾孙等人去三闾大学的途中
————————
  晚饭后,方鸿渐与赵辛楣并坐在甲板的长椅上。
  方鸿渐望着深不见底的海水,因为已经是夜里了,海天一片昏黑,这使得方鸿渐又想起去年回国时,也是乘坐着这样的船,那时还有鲍小姐,孙太太,以及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希望自己能够卑逊而仰慕的向她求爱的苏小姐。
  而现在他的身边,是抽着烟斗的赵辛楣。
  方鸿渐注意到辛楣抽着的烟斗还是自己送给他的,不由得打趣道:“怎么样?还行吧?”
赵辛楣并没有回答他。他深吸了一口,忽然说道:“鸿渐,我有一个猜疑。我认为李和顾都在撒谎,他们想要省钱,所以凭空造出这些话来,捣了鬼,还要赚我们的感激。”
  “有可能。不过学校不是汇来每人旅费一百吗?反正我加上汇来的旅费,共有,一百六七十元,大概是够了吧。只不过这次苦了孙小姐,咱们带累了她。”
  “我倒忘记告诉你了,”辛楣一拍大腿,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孙小姐是学校没有给旅费的。兴许是学校觉得助教的职位太小了。”
  “辛楣,我倒一直想问问你,为什么非带上一个娇弱的上海小姐同走?这道路我们自己都不熟悉,带着她不更是累赘吗?难道,你别有用意?”
  “还不是因为情面难却!我事先提醒过她,她自己要跟来的,她说自己吃的起苦。倒是你……你这话,什么意思?”辛楣作势把烟斗烫鸿渐的脸。
  鸿渐后退了两步,手护着着脸道,“别生气,就是句玩笑话。”
  “我看你是要我替你介绍介绍吧?毕竟我还是个做叔叔的,这倒容易的很。”辛楣上前凑了一步,对着鸿渐笑了笑,将浓烟喷在他脸上。
“咳,咳咳…”方鸿渐猝不及防,被呛得脸红,拼命咳嗽想让自己舒服一些,手也不停的拍着胸膛。
  赵辛楣只在旁边看着,然后偏过头去暗暗地笑。
  “还笑!”
  方鸿渐平复了一下呼吸,暗骂赵辛楣开不起玩笑,“我都没正眼瞧过孙小姐,瞧你说的,就像在吃醋。我只认为我们都将她一个人撇下,实在太无礼了。”
  “我们可不是都吃过女人的亏么?你可别心疼她,在心里悄悄播下了情种。”
  “我并没有,我只是等着吃你们的喜酒罢了。”
  方鸿渐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夜里的海风掺杂着些许凉意,轻轻拂过两人的脸颊。
  方鸿渐侧身望着身旁的人,黑曜石般的眸子婉转着流光。他的侧脸很硬气,鼻梁高挺,喉结上下滚动着。注意到对方的目光,赵辛楣熄了烟,转头看着方鸿渐。
  ……
  “我在苏小姐的婚礼上,跟唐小姐聊了几句话。”赵辛楣抬起头望着远处岸上连绵的山,突然开口,“我本是想去试验试验我是否有勇气去看十几年心爱的女人跟他人结婚,但是去了之后,我并不难过,反倒是那天,天公不作美,热的新郎新娘就像上刑场一样。”
  然而他所说的,方鸿渐全然不关心,只问到:“你跟唐小姐说了些什么?”
  “我没提到你,我想她兴许是不愿意听到你的名字的。不过,曹元朗的朋友,倒是挺喜欢唐小姐的。”
  “那就好,别提起我。她要怎样,也与我无关了。回舱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吗?”
  听了这话,辛楣打了个呵欠,“也是,你一说,我就觉得有些倦意了。”
  两人从长椅上站起,刚转弯,忽然瞧见孙小姐,吓了一跳。
  赵辛楣心想这女人一定是在一旁听了很久了,但面上还是假意地微笑着问她冷不冷,毕竟海风大的很。
  本想快些别了孙柔嘉回舱,结果鸿渐又跟她就洋船上的光景一人一句谈了起来,拖了近十分钟才回舱躺下,着实让赵辛楣有些不快。
  赵辛楣闭上眼睛,只想快些睡着,为明天续足体力,无奈方鸿渐却不解风情,一个劲地找话说。
  “我看你,还是小心着点吧,那个孙柔嘉,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必定把一切都听了去了。”赵辛楣提醒道。
  方鸿渐不以为然,“你真是神经过敏!”
  辛楣捏着鼻子模仿着:“方先生在哄我,是不是?”
  不等方鸿渐回话,辛楣又嘲笑道,“方才不知道是谁说,‘我都没正眼瞧过孙小姐,’好了,现在正眼瞧上了吧。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牵牵线?”
  方鸿渐被他嘲讽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赵辛楣得意的笑了:“好了,我困了,你不要再同我讲话了。”话毕,他阖上了眼。
  方鸿渐明白自己今晚大概是不会睡好觉了,认命地把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勾勾地盯着舱顶,仿佛想将舱顶盯出个洞来。
  他侧过身,想要叫醒赵辛楣,再同他说上几句,方才赵辛楣提到的苏小姐的婚礼,他和唐小姐的对话,实在让他感到恐怯。他竭力寻出话跟辛楣说,可回答他的只有对面传来的均匀呼吸声。
  “薄情。”方鸿渐暗自嘀咕着,用手撑起头望着熟睡的赵辛楣。他将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捏上了辛楣的鼻子,结果对方丝毫不因缺氧而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鸿渐用手描摹着面前人面部的轮廓。他比自己英俊,五官也立体端正,还有真才实学。
  忽然,辛楣的嘴唇颤动了几下,吓得鸿渐以为自己把他弄醒了,赶忙抽回手,屏住了呼吸,结果对方并未醒来。方鸿渐猜测大概是梦呓,但声音太小了,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梦到了什么。
  鬼使神差地,方鸿渐将自己的唇附上对方的唇角,啄了一口。仅仅是浅尝辄止的一口。
  然后他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一般惊慌地躺回被子里。
  寂静的夜里,他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声,还有舱外海风吹过的声音。
  他忽然想到赵辛楣对孙小姐说的那句“海风有些大,不要着凉了”。他猜想自己大概是吹海风着凉了,有可能是发烧。总之,海风害得他意识不清醒了。

END

评论(7)
热度(30)

© Major☆换个前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