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瑾宸
一个破写作文的。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欢迎私信找我玩
想听剧透也可以呀
爱您♡

#王乔#【光与温度】六

 上一章


乔一帆是被轰隆隆的雷声吵醒的。
 正值夏日,天气多变。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突然天色一变,阴阴沉沉,电闪雷鸣并不足为奇。
 只是这雷声震耳,把乔一帆好不容易想睡的囫囵觉都搅醒了,一丁点儿睡意也留下。
 骇人的闪电划破天际,伴着雷声“轰”地照亮了牢房,转瞬却又消失了,豆大的雨点哗啦啦地洗礼着大地,俯冲地面时撞上房顶的声音在乔一帆听来刺耳的要命。
 暴雨倾盆,空气十分闷热,乔一帆随手一摸,周围的石板上全是水汽,湿乎乎的。
 夏日的大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没一会儿雨停了,乌云也就散了,好像这滂沱的阵势只是想把乔一帆喊醒似的。
 睡意全无的乔一帆从石板床上走下来,随处找了个地坐着,等到心终于平静下来,肚子就唱起了空城计,饿得咕咕叫。
 乔一帆苦笑着揉了揉肚子,心里深知他现在是身不由己,只好忍着饿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分分心。
 可这牢房里哪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连用来枕头铺床的枯草也没一根。乔一帆张张口,只得哼起了以前在自卫队时宣传委员教他的队歌。
 在自卫队的那一年里,乔一帆过的并不愉快,虽然他在训练营里崭露头角被选上自卫队,可在自卫队里,哪一个不是奇才?相比之下乔一帆就显得逊色的多,且每次测验都成绩平平,虽是比训练营的各位都高上不少分,但同样的分数拿到自卫队就略显平凡了。
 “一个逃兵,也好意思唱队歌?队歌是能够被你这样侮辱的吗?”狱卒甲端着一碗汤踢门进来,没好气地瞪着乔一帆。
 乔一帆伸手接过碗,没有回答他。
 是王杰希让他去兴欣的。
 他想这么说,可他明白,没有任何人会相信,反而更加肯定了他知道王杰希的下落。
 他也曾想过为什么当时的自己听了王杰希的话后,真的逃到了兴欣?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样想的。
 “赶紧喝,碗我还得拿走呢。”狱卒甲指了指乔一帆手中的碗,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屑地撇嘴。
 “哦。”
 乔一帆闷声答应,随后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碗。这碗口也就巴掌大,里面装的,说是水吧,又有那么一丁点儿油和几片青菜,说是汤吧,又似乎有点勉强。乔一帆微微仰头喝下,礼貌地将碗递归给狱卒甲:“谢谢。”
 “不用,这是我的工作而已。”狱卒甲见乔一帆这么有礼,一些难听的话卡在嗓子眼里也尽数咽了回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好不容易在战乱中逃出去了,明知道自己会被标上逃兵的标签,还竟然傻乎乎地带着王杰希将军的雪纹跑回来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我只是想,把雪纹归还给微草…因为它是属于微草的,不是吗…?”乔一帆觉得很委屈。
 “然而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呢?”狱卒甲问,随后又摆摆手,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回答了自己,“别跟我说家门口捡的,就算是真的,也没人信。”
 乔一帆微微然一笑:“嗯,可信度的确不高……”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你好自为之吧。”话毕,狱卒甲扭头走了。
 狱卒甲前脚刚走出门槛,两个人后脚就踏了进来。
 牢房里阴湿黑暗,两人又是背着光,单凭窗口的一丝光线,乔一帆怎么也认不出来者是谁,只是见两人推推拉拉在门口踌躇半天,声音极小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请问……”

评论
热度(14)

© Major☆换个前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