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瑾宸
一个破写作文的。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欢迎私信找我玩
想听剧透也可以呀
爱您♡

#王乔#【光与温度】一

 大概是非常OOC

——
   再次睁开眼,乔一帆的视线所及之处仍是无尽的黑暗。

 
 

  尝试着往前移动了一下身体,金属特有的沉闷响声传入耳中,沉重的脚镣勒的脚踝生疼。

 
 

  也对……怎么可能睡一觉醒来就会改变微草被攻占的事实?自己这样逃避现实的想法真是太可笑了。

 
 

  如今,掌握天下大权的嘉世日益衰败,周边其他国家立刻蠢蠢欲动起来,其中要属轮回最强大,并且,轮回有着比自身实力更大的野心。

 
 

  为了一举攻下嘉世,轮回需要不断聚集兵力,因此,资源和食物就成为了当前的最大问题。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轮回残忍地将魔爪伸向了地大物博的微草。

 
 

  微草因为错误的指挥节节败退,最终士兵伤亡惨重,连交通要塞和经济命脉也尽数落入敌军手里。

 
 

  第四次战败,乔一帆与战友们被敌军关入大牢。

 
 

  

 
 

  随着“吱” 的一声,黑暗中探入了一束微亮的光线,大门被轻轻推开了。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乔一帆下意识抬手挡住了光线。

 
 

  一个头戴头盔,身着盔甲的男人走了进来。

 
 

  乔一帆警惕地盯着男人。

 
 

  很快,他发现,男人穿的是微草的盔甲。

 
 

  男人拿着一串钥匙,匆忙而又小心地来到了乔一帆的牢前,顺利地打开了牢门,蹲下身帮他解开脚镣,嘱咐乔一帆赶快离开。男人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也很熟悉,可此时的乔一帆却想不起来是谁。

 
 

  “谢谢前辈!”乔一帆感激地朝那人深深鞠了一躬,刚迈出了牢门,却又犹豫着停下了脚步,“前辈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快点离开吧,孩子。”说完,男人快速打开了下一个牢门。

 
 

  乔一帆明白男人并没有太多时间与自己交谈,再次道谢之后,跑出了大牢。

 
 

  重见天日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身为士兵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并不安全。

 
 

  

 
 

  “嗖——”

 
 

  一颗子弹擦过脸颊。

 
 

  乔一帆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身后,站着一位身着披风的男人,披风上烫金的字样十分耀眼:“轮回”。

 
 

  眼前这个男人,是轮回的主将:枪王周泽楷。

 
 

  所有人都知道周泽楷的习惯:第一枪警告,第二枪致残,第三枪夺命。

 
 

  至今没有人能安全地在他的手下逃脱。

 
 

  乔一帆并不对逃跑抱有任何希望。他停下脚步,转身慢慢靠近了周泽楷,并试图寻找有 什么可以抵抗或能给予周泽楷一丝伤害的东西。

 
 

  看着眼前少年的动作,周泽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迟疑,不过,很快他就再次举起了枪。

 
 

  乔一帆心沉了下去。

 
 

  但 既然参加了战争,就说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眼下乔一帆只想能够在死前对周泽楷造成一些伤害。哪怕是一点点,也好过默默地倒下。

 
 

他看到那个男人从牢房里走出来,竖起食指在唇边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乔一帆继续向周泽楷走去。

 
 

  当他走到离漆黑的枪口还不到一米处时,他听到了周泽楷扳动扳机的声音。

 
 

  在寂静的牢房前,声音像是被放大了很多倍。名为恐怖的小虫爬满了乔一帆全身。

 
 

  乔一帆咽了咽口水,注意到周泽楷身后的男人已经持着剑一步一步靠近过来,抬起灌了铅似的脚,再次向前迈了一步。

 
 

  男人双手握剑冲了过来。

 
 

  本是能够直接刺中周泽楷,却因为乔一帆的一个眼神,周泽楷立刻发觉到身后的异常,迅速侧身反手给了男人一枪。

 
 

  不偏不倚射中了男人的腰部。霎时,鲜血喷涌而出。

 
 

  男人咬了咬牙,握紧手中的剑划破了周泽楷的披风,顺手撕下一块布缠绕在自己的腰间算是做了个止血措施。

 
 

  “快跑!”

 
 

  男人冲着还在原地犹豫不决的乔一帆喊到。

 
 

  乔一帆看着男人腰部渗着血的布,摇了摇头:“不行,王杰希前辈在阅兵仪式时说过,一个真正的士兵是不能临阵脱逃的!”

 
 

  男人叹了口气,推了他一把:“王杰希也说过要尊重前辈吧?听好了!快点离开!”

 
 

  乔一帆有点动摇,慢慢挪动着脚步。周泽楷见状,抬手又是一枪。

 
 

  寒光一闪,男人竟然用剑挡下了子弹。

 
 

  “还不走?!!”

 
 

  “前辈保重……!”乔一帆转身拼命地跑向后门。

 
 

  不知道跑了多久,乔一帆几乎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了,这才在一个小巷子里停下。

 
 

  这里……属于微草,虽然在不久的将来它可能就要沦为轮回的殖民地了。

 
 

  乔一帆晃悠悠地靠着墙跌坐在地上,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认没有轮回的军队后慢慢闭上了眼。

 
 

  他并没有睡着,只是太累了。

 
 

  隐隐约约,他感觉到一双很温暖的手正轻轻撩起自己额前的碎发。

 
 

  乔一帆警惕地睁开眼——是刚才那个男人。

 
 

  “前辈……?”

 
 

  男人收回手,缓缓摘下了头盔。

 
 

  乔一帆诧异地望着面前的人,失声喊了起来:“王杰希前辈!”

 
 

  “嘘,小声点。”王杰希将头盔摆在脚边,伸手揉了揉乔一帆的发顶。

 
 

  一想到自己刚刚竟然用王杰希前辈的话来对他本人说教,乔一帆就涨红了脸,抬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最终是王杰希先打破了沉默。

 
 

  “乔一帆,十六岁……”乔一帆注意到王杰希的脸色有些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腿竟然抵在了他腰间的伤口处。

 
 

  子弹打穿了他的盔甲,铁锈和子弹一同深深镶进了腰部。

 
 

  乔一帆慌慌张张地移开腿,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前辈对不起……我,我……”

 
 

  王杰希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拍拍头算是安慰了:“没事。”

 
 

  说完,王杰希站起身偏头看了看巷口,弯腰重又戴上头盔,拿起了剑:“好了,我要离开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天黑之前一定要离开这里。”

 
 

  乔一帆跟着站起来,抬眸望着王杰希。

 
 

  “乔一帆,对吧?”王杰希试着挤出了一个笑容,虽然隔着头盔乔一帆并看不到。

 
 

  “把这么年轻的孩子卷入战争中,是我们的错。”王杰希用食指帮乔一帆轻轻擦去了脸上的污垢,深沉地叹了口气。

 
 

  “离开微草去兴欣吧。”

评论(6)
热度(27)

© Major☆换个前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