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瑾宸
一个破写作文的。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欢迎私信找我玩
想听剧透也可以呀
爱您♡

#龙虎龙# 黄沙

1.时间轴为成年,背景采用第九集时间之轮
2.成年时期两人都更加稳重,不太能把握,可能ooc
3.玻璃渣预警

——
  “唐将军,朕知你与陈小虎乃是知心好友,所以此番派你去招安。无论成败,你须记住,朝廷,容不得如此庞大的异己势力存在。若是他不愿归顺,那便……”

  黄沙滚滚,马蹄阵阵。
  “小虎!”
  官军之首唐小龙策马上前几步,急切地喊着好友的名字,“归顺朝廷吧。皇上会封你高官,赐你良田。而这群民军,只要转为合法军队,待遇可同等于官军,如此一来,你们便不必再为生计奔波劳累。”
  “停——”
  陈小虎勒紧缰绳,大声喝停了身后的民军军队。为表尊重,翻身下马拱手向大将军作揖。
看着好友有意疏远的动作,唐小龙皱紧了眉,沉默半晌,再次启唇:“小虎,你三思。”
  “小龙,无需多言,我心意已决。”
  陈小虎攥着缰绳的手缓缓缩紧,偏头瞥一眼身后那一张张朴实而精壮的面孔,回首望着唐小龙,眼中满是坚决。
  “我们聚集在此,为保护自己而战。如今黑狐王已灭,黑狐帮被一网打尽,我身后都是有家室的人,他们只想与妻儿共享这太平盛世,而非受皇帝差遣。小龙,你挡住了我们回家的路。”
  “念在我们往日的情份上,你再想想!”见友人不听劝告,唐小龙略显焦急,无意中手肘触到背后的剑鞘,脸色一变,忙收回了手。
  “若是他不愿归顺,那便……”
  他又想起临走前帝王未说完的话。
  “皇上只是为了扩充军队,维护皇权。因此送死,我们恕难从命。况且伴君如伴虎,稍有差池便要株连九族,我们如何担当的起?”
  更或者,招安只是缓兵之计,为的是将这群民间势力一网打尽。
  陈小虎暗想,却未说出口。他不仅要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更要对这群同生死,共患难的弟兄们负责。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
  陈小虎飞身跨上马鞍,迅速从腰间掏出三节棍,已做好了迎敌的准备。他深知皇上不可能轻易放他离开,小龙与他带来的军队,就在等一个“不”字。
  黑狐帮才灭,帝王还未安定民心便马不停蹄地派军队来收拾自己,如此看来,纵然接受招安,日子也不定就如承诺所说般好过。小龙肯定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他是为朝廷办事,不便于说破罢了。
  “若是他不愿归顺,那便……”
  唐小龙清咳了一声,抬臂从剑鞘中拔出长剑,振臂高喊道:“杀——”
  瞬间,无数剑矢破空而出,步卒爆发出震耳的呐喊。
  几乎是同时,陈小虎双脚发力夹住马腹,一边挥棍指向官军,一边率先冲了过去。身后兵马随之整齐划一的迈出脚步,两军刀剑相向,满地黄沙被步伐卷起,腾起足足一人高处,弥漫了人眼。
  锋利的剑在唐小龙的手中挥动着,冷光一闪,顷刻间,残体便堆积成一座小丘,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
  剑锋一转,唐小龙环顾四周,在漫天黄沙中捕捉那抹熟悉的身影。
  “快!不要恋战!杀出一条路就立刻离开!妻儿还在等着你们平安归去,不要逞一时之勇!”
  此时陈小虎早已下马,对着激战中的民军们高声喊着。手腕一勾便击倒了身后试图偷袭的官兵,后跳一步与身侧的官兵拉开了距离,而后快速俯身半蹲着伸腿扫向人,见其倒地便不再理会,匆匆往包围圈的缺口处冲去。
  忽然,身后传来密密的脚步声,迅速而果断,陈小虎来不及挥起三节棍,只得仓皇向后一仰,险险躲过一击。
  眼前出现的,是那把他见过无数次,甚至在玩笑时还把玩过的长剑,剑的主人此刻正向着他怒目而视。陈小虎喉结上下滚动着,微微张口,但面前人显然不愿给他说话的机会,稳站于沙土之上,移出右脚,再次迅猛出剑。
  陈小虎没有回击,只是步步后退,一味闪躲。
  眼看他越来越靠近悬崖却仍然没有想要出手攻击的想法,唐小龙只好缓下出剑速度,并且有意无意地后退,让对方能够上前几步。
  他忽然感到鼻尖泛酸。
  在与陈小虎带领的民间势力共同取得围剿黑狐帮的第一次胜利开始,他就时常担忧着是否有一天,他与小虎会刀剑相向。
  终于,这一天还是到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会向陈小虎出手。也许是多年的友情使然,也许是因为并肩作战多年的默契与熟悉,更或者,是什么埋于内心深处还未被发现的特殊情感。
  “小龙,”陈小虎突然开口道,“你眼眶红红的。”
  “闭嘴。只是这该死的沙进眼睛里了。”唐小龙脱口而出,随后,立刻涨红了脸。
  这么傻的借口,谁会相信呢。
  陈小虎强迫自己扬了扬嘴角,眼眶也湿润了。
  再次开口时,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好巧啊,我也是。”话毕,他抬手揉了揉眼。
  唐小龙趁机抬手提剑刺向小虎,他知道对方来不及防备,只要这一剑刺中,一切都结束了。
  剑梢在离陈小虎胸口还有几寸处止住了。
  他下不去手。
  “为什么……”唐小龙神情痛苦地收回剑,垂下了手,低声喃喃,“明明已经到最后了。”
  陈小虎再也挤不出笑容,看着对方的神态,他深切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悲凉。
  他既不愿归顺,帝王定当不能容忍他活在这世上,但小龙无法对他下手,如此一来,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哀嚎声,撞击声,刀剑穿过躯体又残忍拔出的噗噗声不绝于耳,可他此刻只听得见唐小龙的声音。
  “这不是最后,小龙。”
  陈小虎紧紧握住了陪伴自己多年的武器,本是冰凉的棍身已被手捂得炽热。
  “如今,黑狐帮已灭,天下太平。小兰迷途知返,而小龙你,斩杀黑狐王有功,又替皇上消除了隐患,不负大将军之名。这不是最后,是开始。”
  陈小虎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后退,直到脚后跟踩空,他才发现自己已经退到了悬崖边,向前稳了稳身形,又说道:“没有了我,皇上视为眼中钉的民军也就群龙无首,难以成大气候了。况且,他们无心战斗,只想与家人团聚,此次有幸逃脱,也不会再聚集,所以,小龙,你放过他们吧。”
  听着陈小虎越来越像托付后事般的发言,唐小龙暗道一声不好,忙上前伸手要去拉他,不曾想被小虎猛力推开。
  踉跄了几步,还未再次冲上去,陈小虎已纵身跃下。
  “小龙,再见。”
  这是陈小虎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此时的唐大将军再顾不得什么体面,失魂落魄地冲到悬崖边,极目眺望,可是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耳边嗡嗡作响,他感到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缓缓转身,望着身后马革裹尸的战场,唐小龙紧紧咬住了下唇,但呜咽声仍从嘴角泄出。
  隐患已除,他可凯旋归去。
  “小兰迷途知返,而小龙你,斩杀黑狐王有功,又替皇上消除了隐患,不负大将军之名。”
  小虎分析的很有道理,但唐小龙没有机会问他:
  “那你呢?小虎。”
  现在他问了,回答他的是牵动着黄沙飞舞的风。


END

评论(9)
热度(23)

© Major☆换个前缀 | Powered by LOFTER